最容易被忽略的自殺暗號

最容易被忽略的自殺暗號

文/松德潘金嘉 臨床心理師

自殺在近幾年不再是禁忌的話題,很常在社交媒體被報導與討論。

文/松德潘金嘉 臨床心理師

自殺在近幾年不再是禁忌的話題,很常在社交媒體被報導與討論。

自殺是一個全球化的心理問題,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每年至少有八十萬的人死於自殺。多年的臨床經驗,讓我有機會陪過不少個案走過人生的低谷,常常只有在個案進入諮商室的時候,他們才敢放心地跟我說:「我走不下去了!」。這個聲音聽在我的耳裡,就像是得到癌症般的訊息,充斥著恐懼和絕望感。這樣的情緒強度就可以想像,這句話對個案來說,是多難讓周圍的親朋好友聽見,因為他們怕說出來嚇到別人,造成別人的心理負擔。

不管在媒體或身心科領域,很常倡導自殺者會出現的徵兆,幫助一般民眾辨識自殺者會出現的行為。但,實際上不少自殺成功的個案裡,親友們常會出現這樣的聲音:「他前幾天好好的,就跟平常一樣有說有笑,吃飯睡覺都很正常,這怎麼可能會發生想不開!」。是的,不少真正執行自殺成功的個案到最後是不太容易被看見有自殺的危險,那是因為內心的絕望已經到達頂點,他們深知沒有人能理解,於是會將這樣的感受藏的很深,直到有一天才會爆發出來。

究竟為何自殺成功者,他們不再向周圍的人發出求救的訊號?國外進行自殺案例的研究中,發現自殺者平時很常會有這樣的心聲:「我拖累大家」、「我沒用」、「我是廢物」等覺得自己是負擔的字眼。當周圍親友團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本能性地安慰他:「你想太多了」、「事情沒有那麼糟」、「我們大家都覺得你不錯」、「明天會更好」,但是這些話聽在潛在自殺者耳裡,代表著「悲傷是不對的」、「沒有人喜歡悲觀的我」、「哭泣難過是沒有用的」。這個時候,潛在自殺者內心的孤獨感會漸漸的產生,有時他們會有「假裝自己很好」的樣子出現。潛在自殺者知道「把自己假裝過的好或看起來不錯」比較不會讓大家覺得不自在,當他們這麼做的時候,內心的傷痛其實更快速累積,面對親友的時候,轉變成一種他們「變相傷害自己」的過程。

另一種很常被被忽略的自殺暗號就是自殘,國外研究指出自殘是一種練習自殺的過程,不少自殺成功案例中的親友會有以下的想法:「自殘是一種潛在自殺者發洩情緒的方式」、「自殘是一種尋求大家關注的方式」和「自殘是一種懲罰大家的方式」。在潛在自殺者眼中,也許一開始他們自殘目的是如此,但是最不容易被發現的是,有一天他們不再認為手上或身體用刀或利器劃幾刀是危險的,再也感受不到自殘帶來的傷口疼痛,慢慢的會朝向更致命的自殺手法邁進。一旦進入最後嘗試致命自殺階段,代表潛在自殺者不害怕的不是「痛」,而是不怕「死亡」了。

在不少個案和家屬身上,每每談到自殺議題,我總是會跟個案說:「我能體會你的孤獨感,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你,那樣痛苦的地方不是每個人都到的了!你有這樣的感覺是很合理的.」。聽到這,我相信家屬一定也會認同我的感覺,我們都不是當事人怎麼可能理解潛在自殺者的心情,但是我們可以做的是傾聽和接受潛在自殺者的心情。下一步,家屬可以陪著潛在自殺者透過專業管道來試著了解及調整這難懂的心理狀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