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酒癮患者的原罪"自卑"談兩性心理

文/ 潘金嘉

阿才,四十歲,目前與妻子同住,已婚五年。每每心情低落與工作不順遂就會藉酒消愁,沒喝到醉是不會罷休的,常因酒後騎車出車禍、意識不清與人打架,前前後後不知進了多少回警察局,到最後工作也保不住。失業後的阿才,整日待在家中,隨手一瓶酒喝到空、喝到醉,酒後常對妻子惡言相向,甚至對其拳打腳踢,妻子不僅常常以淚洗面且感到手足無措,幾次曾有離婚打算,但常因阿才酒醒後的懺悔與挽留而心軟,內心仍期待先生會有重新振作的一天,這樣的戲碼週而復始上演,至今仍未停止過……

  在傳統社會觀念下,男人被賦予的角色是「要像個男人」,儘管失敗也絕不能掉淚,「男兒有淚不輕彈」,不能失去男性尊嚴,但阿才承受「要像個男人」,面對挫折卻選擇用喝酒來傷害自己,彰顯男人處理事情的消極方法,離男人越來越遠,反倒像不成熟的小男孩,逃避自己的責任。

  在傳統環境下,女人(阿才妻子)擔心被拋棄,為了生存,追尋「成為男人眼中的好女人」,順從、依賴、以夫為天的心態以及寄望於美滿的婚姻關係,成了女人一輩子的枷鎖。阿才酒醒後的溫柔攻勢,讓妻子重新對其懷抱無限希望,反應阿才妻子內心裡渴望的正是那種被愛、被接納與被需要的感覺,卻不知短暫與假象的滿足,會讓自己的心理與身體遍體鱗傷,同時這希望卻可能永不會實現。

  上述男人與女人(阿才與妻子)雖然呈現出不同生存社會方式,但皆將自己置於僵化的框架中,深究其理,可發現二者背後皆深深受到「自卑」的影響。為掩飾自己的自卑,男人努力想達成「要像個男人」的社會期待,需要武裝自己來維持尊嚴,得到別人的贊同,是為男人的「堅硬面」。流行的「新好男人」名詞,包含要體貼、會煮飯、洗衣服與帶小孩等,是一種以往女性才需具備的特質,可視為男人的「溫柔面」。真正的男人應試著降低「堅硬面」而多一點「溫柔面」。

  台諺「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差誰人無」。由於每個人都會有能力上的限制,男人可試著接納自己的失敗,在看到能力限制之後,以正向觀點看待,提醒自我了解進而追求真正的成長。此外,善用「溫柔面」與女人交流,讓彼此不會有任何誤解與不滿。

  要突破女人的自卑,首先要肯定自己已盡了妻子的責任,同時也要想想當自己的努力仍喚不回丈夫的重新振作時,是否表示這樣的方法對經營婚姻是較無效的?此時,可尋求專業人員的協助。 其次,渴望被愛、被接納與被需要的感覺是不需要透過別人來給予的,可在對丈夫的長久付出過程中,自問「這樣真的是對自己好嗎?」。若答案肯定,代表對自己較無信心,需要透過對他人的付出,來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若正在猶疑或第一次思考此問題者,要好好恭喜自己,你開始要善待自己了,如同廣告詞「因為你值得」,不妨隨時給自己一個掌聲、一句讚美、或來一趟令自己開心的旅遊,好好疼愛自己且重拾享受生命的權力吧!

(本文刊登人間福報2006/08/0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